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视频 香港六合彩开奖果 2017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5585kj最快报码室 收藏 联系我们

人物丨这个周末全世界的目光都在关注这位女性……

2017-09-25 17:46

  1991年,重新统一后不久,有一位德焦虑地关心着这个国家的贫困人口和,这位霍斯特·卡斯纳并不为人们所知。然而,他的女儿也许是今天世界上最有的女性——总理安格拉·默克尔。

  作为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默克尔有望在本次中获得第四个总理任期。若当选,已执政12年的默克尔将追平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成为战后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默克尔还将超越曾在位首相11年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成为欧洲乃至全球执政时间最长的女性国家。

  根据美国《福布斯》发布的“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女性”排行榜,截至2016年,总理默克尔不仅十次跻身这项排名,而且连续六次蝉联这项排名的榜首。美国《纽约客》将默克尔称为“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女人”。

  在东德的成长经历塑造了今天的默克尔,她学会了自律、沉默和坚强。出生后不久,默克尔一家从汉堡搬到滕普林,童年时期的默克尔居住在一幢色彩柔和的房子里,周围森林茂密,河流蜿蜒穿过农田。

  默克尔的母亲是位教师,据传,默克尔与她的母亲关系很亲密,默克尔会与母亲讨论问题,还曾直接从G20峰会赶去参加母亲的生日茶会。

  曾担任滕普林市长的乌瑞克·舍奈克非常熟悉这一家人,他说默克尔的父亲非常专注于事业,默克尔在这一点上很像他父亲。默克尔的母亲非常可爱,每个人都喜欢她。舍奈克评价默克尔的策略像下棋,称默克尔是一个考虑问题周全的家。

  默克尔出了名的低调,她很少公开谈论自己,即使在,她仍然是个谜一样的人物。她的家人、朋友甚至工作人员都谨小慎微,她的丈夫约阿希姆·绍尔很少公开露面。据传,默克尔生活简朴,住在市中心的一套普通公寓里,她在乌克马克县拥有一间乡村小屋,还会自己种植蔬菜。生活中默克尔没有运动细胞,但却是个十足的球迷。

  基民盟议员沃尔夫冈·博斯形容私底下的默克尔是个很有幽默感的人,他说:“当她放松的时候,她诙谐幽默”,“但是当摄像机一,你就看不见那个幽默的她了”,“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有时我觉得她很尴尬”。

  博斯说,在国际舞台上,“其他人来又走,但默克尔留了下来”,“你很难从她的表情中判断出她会做什么决定,她不像特朗普把自己的想法公之于众,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她的目标上”。

  漫画家萨库莱形容年轻时的默克尔是一个半睁着眼睛,有点像个昏昏欲睡的女孩。“我专注的是她的眼睛,她是如何看待事物的”,“(如今)我画中的默克尔依旧是半睁着眼睛的,我还是看不透她的心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萨库莱说。

  也许是因为拘谨,在出席场合时,默克尔经常双手合拢,习两个拇指指尖挤压出一个钻石形状,这一奇怪的举动还经常受到嘲笑。商报新闻网总编辑安德里亚斯·克鲁思最近写道,默克尔的肢体语言虽然平淡无奇,但却流露出微妙的和控制力。

  默克尔从小就对自己的发型和服装不感兴趣,但却勤奋好学,并显露出在科学方面的天赋。20多岁的时候,默克尔以优异成绩进入原莱比锡大学攻读物理学,随后在原科学院物理化学中心研究所工作。一些人认为,默克尔用严密的科学思维来理解是她成功的关键:仔细估量每一种情况,权衡选择,然后才做出决定。一位高级官员说,她处理问题有条不紊,还会权衡风险,举一反三。

  默克尔35岁那一年,墙倒塌。同年,默克尔加入原“”组织,正式开始了自己的生涯。一年后,她随该党加入教联盟。

  在得知特朗普当选后计划修建美墨边境墙时,默克尔很快敦促特朗普有义务价值观——“、、尊重和人类”,无论“种族、性别还是”。无疑,这个来自滕普林的女孩是被国家动荡的历史塑造的。

  默克尔在前总理科尔的提携下先后出任青年妇女部长、部长、基民盟秘书长和副等职。2000年科尔和基民盟陷入献金丑闻,默克尔被推选为基民盟,成为该党历史上第一位担任党的女性,也成为战后首位女性大党。

  默克尔自2005年上任以来领导经历了金融危机、难民危机以及英国脱欧造成的混乱。这些热点事件也塑造了默克尔执政时期的特征,她平稳渡过了欧债危机,她界舞台上带领强大。近几年,全球“黑天鹅”事件频发,对许多欧洲人来说,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默克尔代表着稳定,这也是此次“毫无悬念”的主要原因之一。

  者认为默克尔头脑冷静,谨慎务实,有一种深思熟虑的领导风格。然而,默克尔在希腊债务危机、难民政策、政策等方面不的立场也招致。

  人们常常以为默克尔不会走极端,但有那么两件事,默克尔让和世界感到惊讶。

  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危机在引发了对核能安全的激烈争论,承受不小压力的默克尔决定放弃核电,宣布“能源转型”,能源公司随即向提起了索赔诉讼,默克尔摇摆不定的立场也使其失去了大量支持者。

  2015年,默克尔为成千上万的难民打开国家大门,数十万难民的涌入给带来无法量化的社会负担。也许是被难民的求助呼喊了,此举被评价为默克尔生涯中最大的赌博。默克尔表示,她采取行动是为了防止主义危机,她说“我们能做到!(Wir schaffen das!)”,这是她的座右铭,但她的支持者开始越来越不相信。

  线年的最后一天。在新年前夜的庆祝活动中,数百名妇女遭到了一群男性的,这些男性大多被描述为北非或阿拉伯血统。这一事件令感到,并将难民的涌入归咎于默克尔的个人失败,默克尔第一次陷入了真正的困境。当时她被描述为一个疲惫且受孤立的人,她的支持者也开始感到了。一些人士甚至开始寻找默克尔的替代者。现实很快印证了这种悲观情绪,基民盟在两场地区选举中失利——其中一场是在默克尔自己的家乡梅克伦堡。

  这两项决定让人们重新定义默克尔,但代价是她的声望。这两项决定在某些方面得到了赞扬,人陶醉在国际社会的赞誉中。但默克尔的决定在其他方面则受到,欧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领导人无法就如何应对难民问题达成一致。由于超出所能容纳的难民限度太多,默克尔一再呼吁实行配额制度,将寻求者平均分配到欧盟各地,但是她的想法没有得到回应。一系列混乱随之而来,默克尔的支持率开始下降。

  博斯评价默克尔“她也有领导人普遍有的缺点,我在科尔身上也看到了这一点。如果我提出了不同意见(例如在希腊债务危机或难民危机等问题上),他们会质疑你的忠诚”。

  萨库莱评价默克尔“我不知道她的愿景是什么”,“我不知道她是否有远见来领导这个国家”,“她在应对,但她没有主动采取行动”,“但是,执政12年之后,没有人再低估她了”。

  默克尔逐渐收紧了难民政策,寻求的难民人数减少,默克尔和欧盟之间斡旋达成的协议有所帮助。联邦议院对外政策委员会诺伯特·罗特根说,“在过去的18个月里,这些数字急剧下降,达到了一个可控的水平”

  正如默克尔所预言的,难民危机改变了,但现在判断是好是坏还为时过早。默克尔从未后悔自己在2015年夏末做出的决定。上个月,默克尔说,“是的,对我们来说,在这种不寻常的情况下,把这些人带进来是重要的” 。

  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总统的双重冲击之下,默克尔一直寻求在这个新世界中建立新的伙伴关系。

  和许多人一样,默克尔对2016年英国脱欧的结果感到非常困惑。面对英国脱离欧盟的决定,默克尔最初的反应是形成一个统一战线月,她称,欧洲不能再依赖与英国和美国的传统联盟。她在慕尼黑的一次诉选民:“我们完全依赖他人的时代,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结束了”,“我们欧洲人必须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

  默克尔界舞台上的影响力最初源于强大的经济实力以及在欧元区的领导地位。她的立场为她赢得了掌声和。但正如2012年12月的《》周刊写道的那样,“她的毋庸置疑”,欧洲所有的目光几乎都指向默克尔。

  默克尔与普京会晤的故事众所周知,而且经常被提及。在会谈中,普京允许他的黑色拉布拉多犬康妮走进房间,尽管他知道默克尔对狗有深深的恐惧。虽然普京后来道歉,但多年来,这个故事象征着一段难以相处的关系。

  默克尔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之间建立了一种信任和互利的关系,两人经常在电线月,美国前,民调显示近三分之二的人对奥巴马不能连任的事实感到遗憾,而不到10%的认可特朗普。今年5月,当奥巴马站在勃兰登堡门前时,7万名他的名字,奥巴马对人群说:“我们不能躲在墙后面。”

  默克尔和奥巴马之间的友谊,以及奥巴马对默克尔的支持,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默克尔。虽然两人注定无法推动《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但他们确实建立了一个跨大西洋联盟,将欧洲和美国在一起。

  默克尔未来的道并不平坦,在国际上,难民、叙利亚、乌克兰等一系列棘手的问题仍待解决方案,难怪默克尔一再呼吁欧盟合作和国际合作。

  在外交方面,如何处理与土耳其的关系将是一题,今年土耳其事件的影响使本来就并不牢固的两国关系达到新低。

  在欧盟内部,默克尔曾表示支持法国总统马克龙深化欧元区的雄心。但是,随着马克龙在国内受欢迎程度逐渐降低,默克尔希望在欧盟重新建立法德轴心的希望正在消退。

  在国内,柴油车“排放门”丑闻的阴影依然,在许多城市,空气污染经常超过水平,默克尔必须本国的健康,但她也必须的汽车工业。正如博斯所言,在全球化的市场中,默克尔面临着一个艰巨的挑战——“面向未来的”经济。

  默克尔已经从事这项工作12年了,她在舞台上经历过上升,下降,再次上升,但她个人的受欢迎程度从未跌至46%以下。显然,默克尔没有合适的继任者,她似乎是无可匹敌的。

  默克尔花了很长时间决定是否要争取第四个总理任期,她对种种危机感到疲惫,对选民的态度感到不确定。她说,她想花更多的时间和年迈的母亲在一起。许多人想知道她还能多久。

  博斯说,她的动机仅仅是出于一种责任感。默克尔理解她作为人民的角色。她在东德长大,她想要表达对这个国家的感激,回报她获得的和。

  (本文内容整理自英国公司(BBC)文章《默克尔平静的力量》,美国《纽约客》网站文章《默克尔惊人的崛起》。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